新经济中国说系列访谈NO.7 多牛传媒董事长王乐: 媒体公司服务化是必然趋势

2018-09-10

新经济,新格局,新动能。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作为现代化经济新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一环,新经济在新时代的发展显得更为重要。

在此背景下,万事达卡财新BBD中国新经济指数(以下简称“NEI”)推出“新经济·中国说”年度主题项目,基岩资本提供特别支持。

我们聚焦中国新经济领域的关键产业,邀请优秀企业代表,录制《新经济·中国说》系列访谈节目,分享企业未来发展规划以及对中国新经济发展的建言,集中呈现嘉宾智慧,勾勒中国新经济时代全貌,深度解读中国新经济形态。

主题:“新经济•中国说”系列访谈  第七期

对话嘉宾:王乐  多牛传媒董事长

主持人:张丽敏  财新NEI研究总监

【导文】

2017年,大数据逐渐上升为不同新闻媒体晋升一流媒体的优化路径,如何利用缜密的大数据思维和良好的大数据洞察力,推动传媒生态升级转型,使自身完全具备大数据应用的能力,已被各大媒体提上重要议程。

多牛传媒,是一家以大数据及商业智能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其旗下DoNews.com是中国最早、最权威的科技媒体和社区。

作为中国互联网媒体的老兵,多牛传媒董事长王乐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新旧迭代。2000年,DoNews注册成立,此后仅用半年时间即成为中国最大的IT写作社区,并最终创造了一个蓬勃生长的新生态——多牛传媒。

王乐施展了什么样的法术,使得DoNews,一步步成长为今日挂牌新三板的多牛传媒?

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主要社会经济趋势的今天,传统媒体迟迟未能走出低潮期,王乐又将如何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使媒体重新获得主动权,改变了现有商业模式? 多牛在接下来的发展道上,又将会面临着哪些挑战呢?

【精彩呈现】

张丽敏:我们知道多牛传媒经历了18年的发展,在这18年当中有什么变化,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

王乐: 你要说变化,如果从18年前开始算确实我们经历了至少有三个比较明显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们经历的是中国互联网早创期间,那时候我们在做一个事情叫做“web2.0”,就是从最早的信息化到网上这么一个过程,转向用户UGC大量互动的过程,我们称之为社区的时代。

第二个阶段:社交媒体阶段,SNS,这是在2004年、2005年出现了个趋势。在2005年的时候,我们这家公司的前身整体加入了人人网,所以我们伴随着人人网、伴随着第六代SNS不断地成长。

第三个阶段:2010年我们公司在美国上市了,应该讲完成了一个里程碑。我们预见到了中国的互联网一定会进入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时代,解决智能化的时代。所以,从2013年以后我们又开始新的创业,即迈向了大数据,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时代。

张丽敏介绍下多牛传媒当前主要业务板块。

王乐:多牛的业务总的来讲分为两大板块。

第一板块:是自有媒体的矩阵业务,最早我们是以科技媒体、互联网媒体起家的Donews,近年来我们连续布局游戏媒体,旗下有多个著名的游戏媒体,比如全世界最大的中文游戏KOL社区NGA,我们有中国最大的电玩游戏的门户叫电玩巴士等。我们还有用户工具,比如说大脚,一个著名的用户服务的软件。我们在2017年推出的引力资讯是一款通过推荐算法连接亿万用户与海量内容智能媒体产品,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些孵化的媒体。比如中国最大的维基农场“灰机”等。

第二板块:是赋能媒体的业务。就是把我们的媒体经验、能力输出给媒体的同行,帮助同行提升自己的运营效率。我们愿意把我们的经验、能力贡献出来,来协助大家一块进步。如何来判定我们这个企业运营的有效率,在平面的时代,发行量就是影响力,在电视时代大家讲收视率,到互联网时代,网站衡量你的指标UV(Unique Visitor)、PV(Page View)这样一个数据,那么在今天这个时代什么样的指标能衡量一个媒体到底好还是欠缺呢?多牛传媒认为这个答案应该叫LTV(用户生命周期的价值),LTV一定要大于CAC(获客成本),今天的媒体,不能做到这样一个指标,是很难称之为强大媒体的。

张丽敏: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基于我们的算法、大数据?

王乐:营销媒体已经进入了一个数字化的时代,今天我们在讲Branding的营销方式已经让位于数字化营销了,数字营销最精彩之处就在于它可度量,以前你做一个营销很难转化成回报比例,你很难以如下指标来进行衡量。

第一,点击的成本你能不能算的出来。

第二,注册的成本你能不能算的出来。

第三,获利的成本你能不能算的出来。

第四,你能不能算出投入产出比,投入一块钱能挣回来多少钱,你算不出来。

今天数字营销已经能给出你一些客观答案了,CPC、CPM、CPA、CPS等等,高度可度量的衡量方式已经完全形成了。过去几年我们已经完善了JS代码(网页时代就已经形成了),API、SDK等这些标准接口都已经出现了。

有了度量的尺寸、有了标准的接口,(就)拥有大家能够交互的共通语言,结果已经很透明了,这跟以前的黑盒子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技术、商业模式带来的变革。

张丽敏:大数据整个行业也都是方兴未艾的状态,那它应用到传媒、垂直领域其实也是刚刚起步,您觉得未来我们还有哪些数据可以接入或应用在整个传媒行业里?

王乐:内容行业在大数据时代、智能化时代面临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为什么呢?因为过去我们讲新闻,新鲜的才叫新闻,所以,新闻媒体公司最大的危险在于信息如流水一般的过去,它没有积累,不像很多服务公司能长期积累,我10年服务于一个客户,我10年对你的了解是非常了不起的。

所以,对所有媒体公司来讲,如何把这些数据结构化从news变成data,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么我们这家公司就很难有特别大的价值了。不同的媒体代表着不同服务的方向、代表着不同服务的结构化数据的可能性。

从多牛传媒我们的认知来看,也许这个新闻、这个内容本身如流水过去了,但所有读者、用户阅读的行为是可以被留存下来的,可以理解为消费习惯是存留下来的,日积月累会形成非常大的价值。

 张丽敏:您怎么看中国传媒行业未来的发展?

王乐:我非常看好传媒行业。从全球范围来看,我们的媒体业其实跟别人就有差距,互联网给了中国媒体业一次超车的机会,就像我们在其他一些成功的领域,像在5G标准、移动支付等。

客观来讲,我们有一些领域的商业模式、应用技术、运营经验已经不逊于全球的同行了,但是在核心技术领域的创新,还是需要很长时间积累的。

当然刚才说了我们的差距,其实也是我们的优点。有时候越是领先的产业,在变革来时转型越是困难。反倒是一些落后的,变化起来更快,尤其是在娱乐产业、娱乐传媒,我们的进步会更快。

所以,如果我们沿袭过去的商业模式肯定是走到了穷途末路,一定是无法发展的。但我们很高兴能看到媒体内容产业消费的频率、消费的时间是大大增长了,用户的黏性也大为提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媒体要寻找到新的商业机会,一定能创造出它比以前更加有价值的经济规模。

张丽敏:您对这个新的商业机会有哪些意见?

王乐:媒体进入一个供应碎片化的时代,以前大规模集中的新闻生产这种模式受到了巨大的挑战,因为你没有解决商业化的东西。

当自媒体平台出现,传播的成本变低了以后,内容生产的成本也必须与之匹配才能形成盈利。现在不需要庞大的印刷厂、报纸发行团队、营销团队来跟他配合了。三四个人组成的精华内容小组就能形成非常大的内容杀伤力。这是内容生产的一个巨大变化。

第二,麦克卢汉说媒介即媒体,媒体无处不在。曾经我们认为King Content(内容为王),但今天内容为王也许不是唯一的标准了,用户为王、用户导向恐怕会诞生出新的一种模式。

像美国的YouTube等用户导向型的内容生产平台,它不生产内容,但却牢牢地掌握了用户,掌握了用户它便能形成分发能力,对所有内容生产者形成一个非常上游的产业链,所以就会出现内容平台的价值。

生产者负责生产、发行者负责发行、变现者负责变现,有人负责增值服务等等,终于出现一个重现构建价值链的机会。

第三个点,媒体会进入服务化的年代。所有媒体都应该以用户为导向,这么多年,我看到媒体业也被迫面临这样的选择,这个选择并不仅是你为谁去写新闻、为谁去创造内容,而是今天你为谁服务,内容也许只是你服务的一个环节而已。

就跟西方的一些媒体,新闻是它的全部吗?新闻内容是它的用户服务的一部分,真正产生价值的部分并不在内容这件事情上。就像互联网思维一样,大家通过一个基础的服务去捞用户、去圈地,但实际上收费是靠跨界打击形成的其它能力,一些著名的西方财经媒体,靠的是出售硬件、去控制交易环节获得信息,信息只是它交易服务的一部分而已。

我相信不同的媒体,面对的人群不同、面对的受众不同,所以它一定要找到除了信息服务以外其它能够有价值服务的地方,把服务推向深入,这样它才能获得生存的机会。

所以,从媒体公司角度来看,媒体公司的服务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